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>会议资讯 > 会议管理平台 > 会议预告 > 正文

思春-欧凯会议公司8月15号转载文章

2014-08-18 10:08:27 来源:昆明会议公司
    分享到:
思春
大学时,暗恋过一个女生,潍坊诸城的。
不过,一直没表白过。
我害怕被拒绝,而且一定会被拒绝,为嘛呢?
大学里的我,太暗淡了,没有丁点的发光点,别说优秀了,连中等都算不上,又出奇的调皮,没有女生喜欢我,关键是又长的丑,骨瘦如柴,无比丑陋。
没有资格谈恋爱!
这个女生叫冬妮,农村姑娘,天生的美女坯子,尖下巴,不说别的,就是她学生证上的照片也能迷死很多人。
我胆子特别小,因为暗恋人家,连话都不好意思跟人家说了,我在学校里待的时间又短,有时我就在想,她可能都不知道我叫什么名字,毕竟我们有106个同学,我太普通了,普通的很少有同学能叫准我的名字。
我们这些同学,在高中时多属于佼佼者,有1/3的人做过班长,竞选班长时场面太激烈了,有人已经走了后门,但是在投票时落选了,没办法,辅导员只能想了个对策:一正三副六助理!
上大学了,大家都成了官迷,大学里官项也多,随意一个小分类就可以设官,最小的官就是舍长,四个人一个宿舍,这又多出了26个官,最终我们班有官衔的48个人。
我呢?
啥也没有!
其实,他们低估了我,我也做过班长,不过是在小学一年纪的时候。
前几天,我在青岛,冬妮在QQ上找我,她说关注我好久了,问我回来的时候路过诸城不?
我惊喜万分!
我急忙回答:正好路过!
可是,我带着老婆孩子呀?
我想了个策略,要不我先把老婆孩子送回家,然后我再偷偷的跑出来?
想了想,也没必要,人家冬妮又没喜欢过我。
早上,我4点多就醒了,感觉浑身都是力量,去楼下跑了5公里,出了一身汗,回来洗个澡,特意用香皂抹了两遍,洗完了,闻闻,有股香味,很满意。
我去行李箱里翻出吉利剃须刀,再翻出剃须膏,欧莱雅的,当年我从泰国带回来的,我又不认识英语,我以为是擦脸的雪花膏呢?
后来才知道,是剃须膏。
不是很正式的场合,我很少收拾自己,更不会用剃须膏,平时刮胡子就用飞利浦的电动剃须刀。
我媳妇不喜欢我擦欧莱雅,她说一股狐臭的味道……
对着镜子,我仔细的刮着每一根胡须,还要用手反复的抚摩,看看有没有遗漏。
当年,我们总以为外国的月亮更圆,看到泰国免税店里的欧莱雅真便宜,一个套装合人民币才100元左右,我买了20多个套装,应该能用到2020年。
傻了!
我找出金彩云给买的T恤,是一件黑色印花T恤,胸前的涂鸦有点油画的味道,也许是因为我太黑的缘故,穿上黑色T恤倒显的很白。
平时,我是天天大裤衩,见冬妮肯定不能继续裤衩了。
找出牛仔裤,换上休闲鞋。
穿好,在镜子前转了两圈,比较满意。
没注意到,媳妇已经醒了。
“一大早,发哪门子神经?翻箱倒柜!”媳妇抱怨着。
“咱不是要回家了嘛!”
平时,媳妇和儿子都是9点起床,10点才能收拾好,从青岛到诸城大约2个小时,从理论上讲即便10点出发也能赶上午饭,可是我怕太赶,万一路上堵车呢?
我可不想给冬妮留下不好的印象。
“老婆,今天早点起床如何?”
“干嘛?!”老婆没好气的问。
“我知道一家很有特色的早餐店,不过9点关门,我带你们去吃,如何?”
“行,我洗脸,你把儿子喊起来,给穿好衣服。”
“好!”
早上8点,我们就出发了,顺路去小倩倩吃了碗馄饨,媳妇也很满意,她觉得青岛就是好,早餐都这么丰盛。
上了高速,媳妇在拿着IPAD看韩剧,儿子在安全座椅上玩魔方。
“我一个同学,可烦人了,今天非要请咱吃饭,我不想去。”我假装抱怨着。
“哪的同学?”媳妇问。
“诸城的,我跟她说,太麻烦了,还要绕路。”
“去吧,何必扫人家的兴呢?也许人家找你有事呢?”媳妇说。
“行,那一会到服务区,我给她回个电话,就说中午过去吃饭。”
“行,你安排就行。”
到服务区,我联系上她了,声音粗壮了不少,笑起来有股山东妇女的味道了,哈~哈~哈~~
她给我发了条信息,午餐安排在了栗园酒店。
在我印象里,去栗园酒店吃饭的人,貌似多是公款消费,难道冬妮升官了?
冬妮在高速出口等我们。
开了一辆红色小车,雨燕,当她从车上走下来时,我心凉了半截,这哪是我的女神?少说也有150斤了,原本就丰满的胸脯如今成了真正的爆乳,一走就颤?
笑起来都是左右摇摆!
她后面跟着一个腼腆的小青年,戴个眼镜,20来岁的样子,挺青涩的。
“我弟弟,这是你董哥哥!”
“董哥好~”
“这是我媳妇,我儿子,儿子快叫阿姨。”我急忙介绍着。
“走,咱先去饭店,你跟着我?”她说。
“咱能不能换个地方?简单吃点?吃个本地特色啥的?”
“你客气啥?”
“不是客气,太正式的场合,不适合老同学见面聊天。”
当我看到她的行头时,我就对她的经济状况有了粗略的了解,花几千元吃顿饭负担还是蛮重的,关键是真没意义。
她还记得我吗?
不记得了,至少是很模糊的记忆,她看我,看了好久才跟我握手,她也拿捏不准这是司机还是懂懂,怕握错了人,毕竟我也胖了,也150多斤了。
她是听到我儿子喊爸爸时,才坚信这是懂懂。
我们去了梁记粥铺,找了个单间。
喝粥花不了多少钱,又舒坦。
大家坐下来,寒暄了一番,聊了聊共同的同学,谁谁当官了,谁谁发财了,反正就这些事,很自然的谈到了我,意思是当初大家都没想到懂懂会走到今天?
我说:“其实,纯粹是侥幸,我也没想到会这样。”
她说:“挺羡慕的!”
我问:“找我啥事?直说无妨。”
她说:“麻烦你挺不好意思的,说起来话挺长的,这是我弟弟,我们俩从小没有妈妈,我父亲把我们带大的,去年我父亲去世了,就剩我们俩了,弟弟2012年毕业的,连续考了两年公务员没考上,没信心了,能不能跟着你去做互联网?”
她边说,边擦眼泪。
我问:“你自己怎么样?”
她说:“学校现在基本属于自负盈亏了,吃了上顿没有下顿,一个月不到3000块钱,孩子她爸爸在镇上开了个铝合金门窗店,一年能赚个三五万块钱,起早贪黑的。”
我说:“你愿意听我的建议吗?”
她说:“愿意!”
我说:“你弟弟一看就跟你性格差不多,内秀型的,你让他先找份工作干着,同时准备明年继续考公务员吧,千万别盲目相信互联网,互联网适合调皮捣蛋的孩子。”
她说:“不是有很多培训吗?我可以给出钱。”
我说:“你就相信我一次,别折腾了。”
中途,我们有一句没一句的闲聊着,都是无关痛痒的话,喝粥有个好处,很快就吃饱了,儿子喊着回家,我踢了媳妇一脚,媳妇去买了单。
匆忙告辞。
回程的路上,我陷入了沉思。
“我跟你同学,谁胖?”媳妇问。
“你!”
“真的吗?”
“真的!”
媳妇开始掐我……
“你别闹,我在开车!”
冬妮是被生活彻底打败了,满肚子苦水,无处倾诉,弟弟的事又占据了她的心头,其实我很想跟她说一句话,但是当着弟弟的面又不好意思说。
这句话就是:儿孙自有儿孙福,何况是你弟弟了,让他独自去闯荡吧?无论他是堕落了还是飞腾了,其实都与你我关,当你自己都没站起来时,你不仅仅救不了他,反而把你自己拉下了水!
我不想给她希望,否则只能使她陷入更深的深渊。
前几天,她在QQ上给我留言,说弟弟去了深圳,参加一个移动互联网培训项目了,她给交的钱,2万块。
我说:“挺好的!”
我还能说啥?
回家那天,农历的七月十四,要去上坟,农村有个习俗,女人不能跟着上坟,坟地在很远的地方,全是土路,开着皮卡过去很过瘾,儿子非要跟着。
儿子要跟着,媳妇自然就要跟着。
反正都是迷信,我也不信这些,什么男人女人的,想去就去。
惹大事了!
我老爷爷坟前有墓碑,墓碑上有家谱,这几年规矩变了,女孩和媳妇也可以上碑了,这块碑是2007年立的。
我媳妇觉得新鲜呀,就在那里看家谱。
看到了我那一栏,她看到对应的是一个陌生的名字:王莉。
我媳妇接着就翻脸了,拧着我耳朵问:“王莉是谁?”
“王莉是当时的女朋友,后来分手了,但是名字已经刻到碑上了。”我急忙解释。
“订婚了?”媳妇问。
“准备订,因为立碑是大事,可能十年才一次,当时觉得不会变了,所以就刻上了。”我说。
“咱爹他们见过没?”媳妇逼问着。
“哪有啊?我连手都没拉过,当时我一直没有女朋友,咱爹咱娘总是催我,我就找了一个差不多的应付他们。”我说。
“别打了,都是过去的事了,真要是在乎,我让工匠来给改上。”我爹在旁边劝着。
“先饶了你!”媳妇放开了我。
“以后这些事,必须经过我同意再弄,你看搞的我们家鸡犬不宁吧?”我朝我爹抱怨着。
“草率了,草率了。”我爹在打圆场。
王莉是谁?
这个名字在我脑海里也很陌生了,我已经好久没跟她联系了,上一次见面还是2012年我去广州,匆忙吃了顿饭。
王莉是江苏姑娘,比我大两岁,1981年出生的,貌似我谈过的女朋友年龄都比我大,我媳妇也比我大,其实我也没谈过几次恋爱,挺单纯的。
王莉鼻梁很高,个头很高,皮肤很好,她真的只用大宝,但是脸蛋可以秒杀很多人,在她面前我是有那么一点点自卑,她身高1米74,穿上高跟鞋我就亲不到了,我多高?
我跟别人说1米76,实际上可能要矮那么1~2厘米!
我第一本书是2007年出版的,主要发行地是广东各大书店,据说整个广东的图书销量占到全国的1/2,广东人喜欢读书?
当时,我的书是在各大书店的“畅销书”展区,为什么呢?
因为,我的书是广东出版集团出的,新华书店属于他们自己的配套发行商,有优先推荐权。
所以,我广东的读者是最多的。
即便是今天,我看微信订阅号的后台统计,排名第一的依然是广东,第二是山东。
王莉是华南师范大学的心理学老师,实际上并不任课,是个辅导员,时间很充裕,她是在学校图书馆看到我的书,然后加了我的QQ。
那时,我有个论坛,人气也蛮旺的,当年的我比现在勤奋N倍,今天我一天能写1万字,实际发表7000字,当时的我呢?
一天至少三篇文章,从早写到晚!
整个论坛,几乎就是我的独角戏,大家只有回复的份了,而王莉就是论坛里最耀眼的那个回复者,几乎每篇帖子她都会认真回复,她不是为了混脸熟,而是做出真实的见解回应。
大家都注意到了她,当然包括我。
其实,人们很容易忽略了“回复”的价值,有多少人关注文章,就有多少人关注回复,回复可长可短,其实可以把回复当成自己的日记,去展示自己,就可以积累属于自己的人气和粉丝,理解透这一点的人,才是大智慧。
在前面的文章里,我提到过有人通过回复我日记赚过100万,这不是杜撰的,问问我们圈里的朋友,他们都知道。
越是纯广告的,越白搭,就如同大家在一起聚餐吃饭,你突然来了一句:大家听说过安利吗?
你的形象,立刻一落千丈!
王莉就是一个真正的懂的利用回复的人,她不是为了赚钱,纯粹是觉得好玩,她也没有赚钱的野心,她就是享受被人追捧的感觉。
第一次见面,是在2007年的南国书香节,当时她的角色是懂懂读书会的组织者,带了200多人去现场,200人听起来很少,但是在书香节上那就是声势浩荡,即便是欧阳夏丹在现场也没有这么多粉丝。
每人送一本书,一件T恤,事后,大家各回各家了。
王莉是功臣呀,出版社肯定要请她吃饭,她特别开心,因为终于可以走进出版社了,出版社那真是名人聚集地,例如王蒙也是广东出版集团的签约作家,钟南山也是,太多了,袁隆平也是这里的常客。
第一次去出版社,她很紧张。
她很意外的在集团大厦的一楼看到了我的照片,那是以前做活动的照片,还有跟省长的合影。
我在她心目中的形象,又高大了一些。
原来懂懂还有这么一面?
那时,我在广州一住就是半个月,我们天天混在出版社,在出版社久了,她也就熟悉了出版行业的一些潜规则,并非名人才有资格出书,甚至说人人都能出书,甚至我爹都可以出书,前提是:想出!
在这期间,我跟王莉确立了恋爱关系,那时的确没想过结婚,毕竟我才24岁,王莉很要强,表现在哪里呢?
她说:“我一定要出本书,否则咱俩关系就不对等了。”
我可不是这么想的。
我心想:“你当大学老师,我已经配不上你了,你要是再出了书,那还了得?”
从内心来讲,我不希望她出书,因为那样我真的驾驭不了她了。
出版社领导得知王莉很擅长写评论,又是大学老师,就跟她洽谈了一个合作,让她去当当写书评,怎么写?
例如,出版社推出一本新书,那么就让王莉去给刷单,一共200单就足够了,王莉恰好有这个优势,因为她组建了懂懂读者群,谁买了书,她给谁钱,等于免费送了书,谁不愿意帮这个忙?
这些钱都是出版社提供的。
钱,什么时候发呢?
你写完评论以后,再发给你!
推一本,火一本,当时我的新书连续六周位于当当新书排行榜首位(IT类),幕后推手就是王莉。
如今,人们买书,真的按需所买吗?
不是,而是根据销量排名、评论来购买!
一本书能赚2万块钱,出版社给1万,作者给1万,另外书款全部报销,当时当当是1本包邮,书钱很少,200本也不过四五千块钱。
这个生意王莉干了很久,差不多干到2012年,而且在这个行业越干名气越大,她已经不满足于通过这种方式赚钱了,而是通过这种方式结交名人,我手里有大量的签名书,多数是王莉送给我的,她知道我虚荣,喜欢炫耀,即便分手了,她也定期给我邮递这类书,最后一次收到是2012年5月,我生日。
王莉的老家是江苏盐城的,2007年冬天,王莉放了寒假,回到了盐城,她到山东找我,看到我父母蛮淳朴的,也喜欢上了这里。
她拉我去她家看看。
我自己不好意思去,就喊着我二姐一起。
王莉的父母是中学教师,家里收拾的干干净净,父母说话都很有素质……
回山东的路上。
我二姐说:“弟弟,你们俩分了吧!”
我问:“为什么?”
她说:“不是一路人,门不当,户不对,人家是知识分子家庭,咱就是农村孩子,你高攀不上。”
我说:“咋可能呢?王莉跟在我屁股后面屁颠屁颠的。”
她说:“其实早分晚分一回事,早晚都会分的。”
因为这个事,我跟二姐吵了一路,感觉她破坏了我的未来,因为那时我们已经商讨订婚事宜了。
王莉很适合做儿媳妇,到我家那几天,把我父母家打扫的无比干净,我们家就从来没这么干净过,还跑到锅屋里烧火做饭,我们这里是烧木柴的,她也不嫌,点火扇风,有些笨拙,但是真诚,绝非演戏。
的确是个好姑娘!
那年冬天,她接到了一个业务单,帮着一个作者刷评论,这个作者是个妈妈,讲述孕期心理的,作者也是广州人,她额外给了王莉2万块钱,希望王莉能去广州妈妈网帮她写评论。
王莉太擅长混论坛了。
没有多久,王莉就成了论坛里耀眼的明星,而且她的身份也有些特殊,没有怀孕的单身青年,让多少妈妈羡慕不已。
她还是老套路,建立粉丝群,组织线下活动。
大家很上瘾,为什么?
妈妈群体多被孩子拴住了,也没有朋友,在家憋的难受,有人组织妈妈聚会,那是一呼百应,广州妈妈网当时是这个行业的标杆,每次聚会都爆棚!
王莉没想过通过这些事赚钱,她就是图开心。
2008年,广州妈妈论坛上有个斑竹发了个帖子,张德芬的讲座,N多妈妈报名,一张门票600块钱。
事后,王莉了解到,这个斑竹一次就赚了12万。
王莉就跟我商量这个事,问她能不能做类似的事?因为她比那个斑竹人气更旺。
我说:“咱咋可能请的到张德芬呢?”
这个事,就搁浅了。
但是,王莉不死心,提议要不先做懂懂的读者见面会?
我说:“搞搞也行!”
王莉在深圳搞了一场,在济南搞了一场,在南京搞了一场,每场都是100人左右,当时一张门票是1000元,每场的毛利润都在10万元左右,净利润在7万元左右。
她很开心,感觉摸索到了一条新的道路。
其实,她的这条路子是值得做下来的,若是每年搞四期聚会,每次100人,每年也可以产生30万的利润,这是表面利润,实际上利润肯定远大于30万,因为现场会有追销,什么是追销?
就是现场卖东西,有些会议直接一些,直接吆喝,有些会议隐蔽一些,表面不卖,幕后卖,只要办会议的,就没有不卖的!
而且,可以获取大量的资源。
王莉为什么敢做类似的事?
因为,她站在我肩膀之上,她知道这些所谓的名人是怎么想的,我不了解别的行业,至少在互联网圈里,名人出场费多数是0,而且是自己掏腰包买机票,为什么呢?
假如,你搞了200人的聚会,让我去当嘉宾,你说我去不?
我肯定去,因为你这200人可能因为这场聚会而成了我的读者,可能有1/3又成了付费读者,表面我没拿你一分钱,实际上我却拿到了我想要的东西。
例如?
2014年元旦,我有个队友也做了类似的事,在济南搞了300人的聚会,我也当嘉宾了,当然也是义务出台,但是我收获特别大,在这次聚会上,我认识了高姐,后来高姐策划我去了南非、迪拜、俄罗斯、法国、意大利、瑞士……
我这个队友其实就是复制的王莉当年的模式!
普通人为什么做不了?
因为,内心胆怯,感觉驾驭不了所谓的名人。
我以前做过比喻,名人就是小姐,是最好打交道的,因为很直接,就是跟你谈钱,不谈感情!
过去,我怂恿过一些朋友做聚会,可以依附于我,也可以依附于别人,每季度搞一次,这个既可以赚快钱,也可以赚人脉,但是有个副作用,很容易放大一个人的内心,因为你接触的都是所谓的成功人士。
王莉在我身上试验成功以后,她决定试水妈妈市场,因为妈妈是真正的感性消费,是一群闲的蛋疼的人,精神没有寄托,要么忙着购物,要么忙着八卦。
很偶然的机会,王莉认识了《好妈妈胜过好老师》的作者尹建莉,王莉面对面采访了尹建莉,并且把采访稿发到了广州妈妈论坛。
火了,太火了。
半个月后,王莉推出了尹建莉讲座,就在华南师范大学。
门票没赚钱,但是现场推销了的“婚姻与亲子”心理学课程报了24个人,每人3万块钱,这个课程我也去上了,马宁老师主讲的,马宁老师也是广东出版集团签约的,这一次王莉就赚了36万。
她把路子摸的非常透了,门票收入全部归属会务公司,她只赚现场追销的钱,而且是让马老师当客串嘉宾,讲到高潮戛然而止,有工作人员挨着在台下发单页,就是介绍马老师的课程的,现场报名。
当时,我在济南人脉比较广,就想把这个模式复制到济南来,王莉也是这么想的,毕竟抓住一个大腕不容易,要是全国搞巡回演讲就更好了,济南没有象样的妈妈论坛,只能在《齐鲁晚报》上做广告,没有花太多钱,只是花2万元做了个尹建莉专栏采访。
最终搞的一塌糊涂,会务公司不给力,很多人都想退票,更别说追销了,这场会议亏了接近5万块钱。
王莉明白了,不应该去开拓陌生市场,而是应该不断的运营新的讲师到广州来讲课。
陆续,她又运营了冯德全、李欣频、周弘……
我们俩为什么分手?
现在回忆一下,貌似感觉好象没分手,因为从来没谈过分手这个事,是2008年以后我就落魄了,我心理落差越来越大了,她已经有接近100万的存款了,我心理就不平衡了,总希望她把钱施舍给我,反正她对钱没概念,何不给我,我给投资点事情干呢?类似什么心理呢?
就是春节时,儿子赚了10万元的压岁钱,做父母的总是想给忽悠过来!
每次见面,我都试探着问这些事。
现在回想一下,感觉自己挺贱的,有次我去找她,学校有事找她,她不能陪我,她的意思问咋补偿?
我说:“给我2万块钱吧!”
她是那种很天真的人,真的给了我2万块钱。
人没钱的时候,是很下贱的,低三下四的,以前我是可以训斥她的,那时反过来了,我对她总是畏手畏脚的,生怕说错了话。
有次,我们俩沿着珠江散步。
她说:“感觉你这半年沉稳了好多,不如以前调皮了,我还是喜欢坏坏的你。”
可是,我坏不起来了。
没有底气!
我跟飞扬结婚,也有气她的成分,我们是真正的闪婚,我回农村了,飞扬找来了,我们俩就结婚了,她父母都不知道。
我结婚的时候,王莉已经不是原来的王莉了,她已经是知名人物了,那时的我已经彻底沦落了,结婚时连1万块钱都没有,家电还是飞扬买的,我结婚也是秘密进行的,半年后互联网圈的朋友才知道,王莉知道的时候,我儿子都快出生了,王莉给我在QQ上留了一句话:你放弃我是你的损失。
王莉混妈妈论坛久了,感觉妈妈群体就是一群怨妇,抱怨婆婆,抱怨老公,抱怨小三,抱怨孩子,抱怨工作,抱怨身体……
王莉就挨着整理这些妈妈的问题,然后再进行归类,再去找马老师和尹建莉老师探讨,她本身又是学心理学的,她就想用很幽默的语言去写连载,每天一个小故事。
写了没多久,这本书就被出版了,给她出版的不是别人,我的编辑老师。
我是编辑老师发掘的第三个作者。
前面两个分别是:王晨霞、小黎飞刀。
后面两个分别是:王莉、马宁。
这五个作者里,销量最高的是王晨霞,因为是健康保健类的,很容易冲到排行榜的前十名,王晨霞老师的书曾经在当当销量排名第一,销量应该是50万以上。
第二名的就是王莉,她的第一本书首印只有5000册,但是当月就加印了,第一年销量突破了10万册,当年的全国畅销书。
小黎飞刀的书是炒股类的,5万左右。
我呢?
3万册!
此时,我已失宠,没办法……
如今,王莉的书已经出到系列五了,目前正在写系列六。
七月十四那晚上,我有些郁闷,被媳妇一刺激,我突然想起了王莉,我就给她打了个电话,她很惊讶,我跟她把碑文的事描述了一番,她笑的咯咯的。
我说:“给你打电话,我蛮激动的,我的偶像。”
她说:“两个女儿的妈了,咋可能是你的偶像呢?我就是个家庭主妇了,男儿志在四方,你应该朝外看呀!”
我说:“我采访采访你吧?”
她说:“少寒碜我了,我采访你还差不多。”
我问:“你单位的人,知道你出书了不?”
她说:“我不在原来单位了,最近没有上班,产假,很少有人知道,即便有人知道了,也无非会说一句,哇,你就是XX呀?广东这边很务实,不追星。”
我问:“你享受万人瞩目的感觉吗?”
她说:“享受过,不过我现在更享受在家带孩子。”
我问:“你现在一年有50万的收入吗?”
她说:“问这个干嘛!”
我说:“我不借,我就是做个作者调查。”
她说:“我可不想被你写到日记里。”
挂了电话,我就在想,谁说女人结婚后就贬值了?若是王莉离婚了,即便是带着两个女儿,若是我没结婚,我依然会去追求。
我不是没有冲动过,去年冬天,她跟朋友在KTV喝多了酒,给我打了个电话,含混不清的说:懂懂,我努力的赚钱,攒好多好多的钱,到时就可以帮到你了。
我说:我懂!
那时我意识到,她可能婚姻有点问题,至少是心情不好,我硬是克制着自己没有飞到广州去,毕竟我是有老婆孩子的人了,再冲动也要理性,其实我也很明白,她就是觉得当年我不辞而别太小人,觉得不服气,真若是让我现在走入她的生活,她已经看不上眼了,因为我们俩是两个阶层的人了。
第二天,她给我打了个电话:“昨晚我给你打电话了?不好意思,喝多了,希望没说错什么话!”
我说:“我睡着了,接通你那边没有声音,我就挂了。”
前些日子,我们本地有个朋友请我喝酒,狐朋狗友,在民政局上班的,闲聊时他谈到了王莉,说这个人超牛B,读者群建了200多个,他还是其中一个群的管理员。
我问:“你见过她没?”
他说:“没,看照片很漂亮。”
我说:“我见过。”
他说:“真的?”
我说:“我还亲过呢!”
他说:“吹牛B!”

欧凯会议公司 http://www.okmeeting.com

文章链接 http://www.okmeeting.com/huixun/hygl/huiyiyugao/2014/0818/9256.html

相关热词搜索:

上一篇:自私-欧凯会议公司8月14号转载文章
下一篇:看不起-欧凯会议公司8月16号转载文章

欧凯协助您,会议更卓有成效!

一个电话即可拥有全城酒店资料

1个昆明,30家五星酒店、51家四星级酒店,800余个会场,协议报价齐全;

一站式服务,解决会议全部需求

欧凯协助您,解决酒店、接送机、旅游、会议配套等全部服务,节省精力;

一万元开会,余款会后统一结算

只需确认每项消费费用,会后统一支付,老客户可0元开会,90天结账期;

欧凯咨询电话:

  • 免费电话:400-0871-599
  • 会议咨询:0871-6313-6999
  • 酒店预订:0871-6381-0888
  • 其它业务:0871-6386-9888
  • 合作咨询:0871-6363-1230

活动现场布置:

  • 主持技巧
  • 三亚建成国内规模最大的会议会展中心
  • 昆明柏联精品酒店
  • 昆明皇廷饭店

投影仪租用:

  • 慢门拍海景——摄影师阿戈独家摄影技巧分享
  • 春暖花开 带上微距头去捕捉争奇斗艳的景象
  • 海绵滤镜支架 尼康14-24镜头疯狂改装
  • 揭秘宾得微单Q10畅销原因

昆明机场接送:

  • 爱普瑞诗海拍服务|接机流程
  • 海航车接机服务!
  • 英国接机服务价格
  • 西双版纳安纳塔拉度假酒店VIP接送机服务

七彩云南精彩旅游推荐:

  • 佛塔地宫里的佛教信仰——宝鸡法门寺介绍(附图)
  • 留在石刻上的汉武时光——咸阳茂陵介绍(附图)
  • 李世民的山下宫殿——咸阳唐昭陵介绍(附图)
  • 穿梭古今感受帝王尊崇——咸阳汉阳陵介绍(附图)

关闭